Home - 所有文章 - 民宿客栈 - body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10年前雪梨和先生在宝石山无意间的散步,
一眼就看中这个历经岁月残破不堪的大佛寺,
决意重新焕发她的生命。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历经两年多努力和难以描述的困难,
从设计到施工、装修,雪梨和先生独立完成。
已经坍毁的大佛寺厢房,如愿再现芳华。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粉墙黛瓦,翘角飞檐,
草木丰茂,一步一景,
与山间朦胧、绿林青葱融为一体,
面朝白堤,伴西湖而居。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1,2,3,4,5,6……104,
沿着西湖,经过断桥,
进入北山路,从拱门拾级直上,
走上这段杭州最古老的上香古道,
踏过104个台阶,就是夕霞小筑。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顺着石阶往上走,一块巨石映入眼帘,
史册记载,这块巨石原是秦始皇当年祭大禹路过钱塘登岸的缆船石。
直到北宋,一位名叫思净的僧人将这块巨石凿成半身弥勒佛像,
并盖了大石佛院。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在那些战火纷飞的年代,
大佛寺不仅庇护了僧侣和佛寺,
也庇护了一群对近现代中国有着巨大影响力的青年人,
郭大力和王亚南就是其中两位。
他们在这里合作翻译了《资本论》第一个完整的中文译本。
没错,这里是《资本论》中文译本的诞生地。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在这些泛着岁月痕迹的寺界碑、参天银杏和枝繁叶茂的花草中,
你可以感受到时光的流逝与重逢。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人和人如此,人和物也是如此。
院内高大的银杏树,古老得已经无法追溯历史。
每到秋天,一地的落叶,仿若穿越千年飘洒而来。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乾隆六下江南,三次来到杭州大佛寺,
并亲笔手书大石佛题诗碑刻,
都被雪梨完整地保留下来。
当初正是这份对旧时光的迷恋,
雪梨被瞬间打动,
所以她在大佛寺原厢房遗址上改造,
完整保留了这些历史的痕迹。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夕霞小筑的改造,
基本保留了原先大佛寺禅房的结构,
同时也兼顾现代人居住的需求。
木头材质大量使用,
静穆地把历史继承,
再用一种更具生命力的方式使其再现芳华。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这里弥漫着一股仙气,
从千年历史中飘荡而来,
这股仙气沉淀在夕霞小筑,化为一个字——禅。
从入口、到庭院、再进入室内,处处禅意幽幽。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进屋,一楼是客厅,有榻榻米供你休憩;
二楼是简约洁净的卧室,室内家具都选择纯净的原木。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床品并非惯用的冷冷的纯白色,
而是雅致的青灰色,
更显简约清新,洁净中不乏暖意。
一个细节足见设计师的细腻和呵护之心。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暖黄的灯光、米白的墙面和原木的家具,通过简单的线条融合。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极简MUJI风,
但在设计师雪梨看来,这不过是贴近自然原本的方式。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从贵州大山里走出的设计师雪梨,
热爱自然,热爱被鲜花绿植包围。
她说,与其花几万块买个爱马仕包包,
不如在院子里种上一年的花。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夕霞小筑从庭院到室内,
每个角落都点缀上不一样的花草,
层层叠叠,四季不同。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禅意清幽,花儿清新,
一切都和谐得恰到好处,
抚慰每一位来访的客人的身和心。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在这个花园庭院里,
花丛中,绿荫下,流动的光影里,
每一个人都是一道行走的风景。
夕霞小筑分为上下两院,
错落有致,掩映在栖霞岭半山腰。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上院原为大佛寺东西厢房,
西厢一层改为接待厅与餐厅,
二层白墙灰瓦,有上房两间。
东厢有六间客房,每间客房皆设有客厅,
可歇息看花,可闲来问茶。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下院依山而建,两层砖木民居,
按照江南民居传统一楼一底风貌,恢复为六间房。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一楼是设有榻榻米的客厅,门前小院砌石为栏,花箱为界。
二楼为卧室,外连阳台有榻可坐卧休憩,凭栏远眺西湖全景。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夕霞小筑二期近湖院,所谓近湖,当然是离西湖更近,
屋顶还能让人优雅地“上房揭瓦”,
坐上屋顶,抚琴一曲,琴声荡漾在山水里、天地间。
这是古人雅士的情结,也是金庸武侠的画面。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隔着绿树丛荫眺望远处,
湖鸟飞翔,船来船往,白堤人流如织,
清风从西湖迎面拂来,
你可以感叹尘世纷扰,也更加怜惜此刻岁月静好。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春有百花秋有月,
夏有凉风冬有雪。
四季,在这里安静轮回。
时光,在这里,是流转的,也是静止的。
这里是雪梨的秘密花园。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雪梨在杭州的第二处秘密花园位于闹市区延安路,
名为小筑里,这里是达人经常打卡的网红餐厅+民宿。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小筑里,花团锦簇,弥漫着古堡般的神秘气质,
被称为杭州城的爱丽丝花园。
和夕霞小筑一样,
这里的花园不卖花,只负责吃和睡,
两栋改造后的民居,一栋是花园餐厅,一栋是花园客房。
据说这里是“杭州最受欢迎西餐厅”,
倘若你在西湖边上,闻着味道就能寻过去了。
客房的室内风格也是原木和绿植相结合,
花纹的地板打破颜色的单一,透着复古的气息。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雪梨另外两个秘密花园,
隐藏在杭州城外的莫干山。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掩映在莫干山竹海最深处的山中小筑,
两栋纯白的小楼由旧民房改造而成。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找寻散落村落的江南乡土文化,重新施予生命。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山中小筑的诞生,
和夕霞小筑一样,
所有工程,建筑设计、室内设计、结构施工、家具软装,
都是雪梨和先生亲力亲为。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玻璃隔墙与大面积落地窗,
增强采光,并最大程度与大自然呼应。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屋顶大露台,可360度观山看竹海。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隐在小白楼身后的土房,为刻意保留,
希望以此链接过去,触摸这些土墙,会感受到这块土地的文脉。
当你行走如此,仿若寻找自己生命记忆里的那朵花。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山中小筑就这样静静地伫立在山林竹海最深处,
与竹林同呼吸,
清晨,卧床,即可看到太阳从竹林里升起。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一边是历史悠久的民国风情街,
一隅是小巷深处的安静院落,
小筑系四号院——庾村小筑悄然绽放。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圆拱形门框、曲折的回廊、碧绿的超大泳池,
形成通透清爽的地中海风,
风从回廊中传堂而过,
仿佛可以闻到地中海的微咸。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庾村小筑的室内设计,
也和夕霞小筑同款,简洁,舒爽,自然。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通透的落地窗和延伸大露台,
线条的延伸,色彩的碰撞,
完美地将窗外大自然与室内设计感融合。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其实,不管是夕霞小筑、小筑里,
山中小筑,还是庾村小筑,都是同样一幅画面——
一缕花香,一杯清茶,一段夜话,
尘世纷扰,伴随微风,驱散。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

当我的心还向着太阳,
以为阳光听得见它的跃动,
它把星星称作兄弟,
把春天当作神的旋律;
当小树林里气息浮动,
你的灵魂,你欢乐的灵魂,
在寂静的心之波里摇荡,
那时金色的日子将我环抱。
——德国诗人 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
《致大自然》

西湖畔,断桥边,女设计师改造了大佛寺厢房,惊艳了千年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