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所有文章 - 家装公寓 - 正文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地气
“桃源村”,取名为“桃源”的村落不胜枚举,足见中国人对于故乡总有对世外桃源的文学幻想:“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黄发垂髫,怡然自得”。
宀(miǎn)屋位于安徽省祁门县闪里镇的“桃源村”,起源于南宋迁至此处的陈姓家族。
先祖“见山秀地美,水口紧扎,深爱之”,村子藏在两山之间的谷地,水口河埠,良田山丘,一应俱全,历经上千年的积淀,形成了典型徽州村落的格局。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一村九祠”,桃源村有上百户,同姓陈,有九个祠堂之多,这在全国都实属罕见,足见桃源村曾富甲一方的盛况。
明清时期,徽商纵横全国,在强烈的乡族意识和故土情节影响下,徽商发迹之后回乡兴修祠堂牌坊等公共建筑。
而今,由于桃源村相对闭塞,村落的原始格局和徽派建筑的风貌仍然保留完好。
其中,散落在村子的不同角落的九个祠堂成为文保建筑,依旧完好如初。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祁门红茶”,安徽祁门县一带因气候条件和经商文化,一直都有制作红茶的传统,并远销外地。
而“祁门红茶”成为驰名中外的品牌,起缘于1915年桃源村的忠信昌茶号,曾代表祁门红茶参加美国旧金山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并荣获民间茶庄金奖。
时至今日,桃源村仍然保留家家种茶、制茶、喝茶、售茶的风俗。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起意
宀屋位于通向村子内部的小路一侧,紧邻叙五祠(古九祠之一)。
四周农田环绕,相对独立。房子体量很小,占地只有60平米。
建筑原状为两层,一层堆放农具,二层由于木屋架高度很低,基本处于空置状态。
屋顶为普通穿斗式木构,但已经几近腐朽,墙体则为当地惯常空斗墙做法。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这样一个占地仅有60平米的小柴房能做什么用?基于宀屋所处位置的公共性,我们为她设想了两个诉求:
一方面,作为祁门红茶的产地,尽管家家户户都有红茶,但村子里尚未有一个专门的红茶体验馆。
村里人招待客人,仅是在自家客厅里售卖,缺少品茶、赏茶、论茶的过程。
桃源村需要有一个礼仪性的品茶空间。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另一方面,桃源村九个祠堂,只有在祭祖节庆等重要时节才被使用。
村民平日只能在巷间门口,三五成群地乘凉闲谈。因此我们希望宀屋又是一个为村民开放的,较为轻松和日常的公共场所。
于是,宀屋的目标逐渐清晰起来,在一个占地60平方的两层农舍里,建造一所兼顾日常性和礼仪性的茶楼。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爱上层楼,徽州民居中,老房子屋顶没有保温,二楼冬冷夏热,舒适性不佳。长辈住一层为尊,宴客等正式场合都在一层堂屋,二层子女居住为卑,若子女独立,二层便为储物。在宀屋中,二层因开敞和通风,成为一个更为舒适放松的闲谈空间,村民更喜欢在二层逗留和畅谈。宀屋展现了预想中的世俗性。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制艺
老房子历史悠久,她的气息已经完全得融入这座古村,她的出生和衰老都带着当地时间的印记。如果用先进,现代的技法建造一个新建筑,将无力承托这种时间累积的气质。保留,显然远胜于新造。
于是我们原封不动地保留老房子的四个立面,包括粗糙有致的白缝空斗砖墙,包括老木隔栅窗,旧的杉木板门以及徽州民居特有的凸形气窗,而对已经破损的木结构和屋顶进行重建。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美人靠,美人靠是徽州民居中充满诗情的建筑元素,在封闭的天井中,二层深闺,女子只能在二层美人靠中一窥间来往宾客,遥望外部世界。在宀屋二层,同样用美人靠的方式,来暗示看外界的一种好奇心和窥探欲。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所幸,老房子的屋顶和墙体是彼此独立的承重体系,使得换顶不动墙的方案成为可能。
但是空斗砖墙本身结构稳定性比较差,需要加强内部结构来保持稳定。
为了保护老墙体在施工过程中不受影响,在拆除内部木结构之前,工人先用钢筋网片加水泥在内墙面多层粉刷,以形成老墙的内部加固层,同时起到施工保护老墙的作用。之后再小心拆除屋顶和木架。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木架拆除后,我们重新在矩形墙里布置柱网,采用当地最常见的杉木作为梁柱结构。
木构一层仍然按照传统的穿斗方式承托楼板,而到了二层承托屋顶的地方,木构采用了一种拟物化的形式语言,用一种俏皮的方式,以树冠的造型将屋顶向外悬挑,来覆盖和保护老墙。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情境
以冠补履,老墙覆以冠顶,谓之“宀屋”,以一种遗世独立的姿态立于老村里,同老村子发生着某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想象。旧物被庇护,新屋招枝而生。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最终,建筑一层作为品茶的空间,保留了老房子昏暗内向的氛围。
空间的焦点在室内唯一一张深色胡桃木的长茶桌之上。杉木梁柱,横平竖直中正规矩,营造了某种礼仪性。
新的杉木柱故意同旧墙窗洞不对位,来暗示这种不明显的新旧关系。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遮天探目,屋顶覆盖,完全遮蔽了天空,外部景致被重重压于檐下,使得旁边的老祠堂被定格,横向展开,以一种长卷的方式来呈现。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借山观山,保留的山墙同屋檐形成了一条山形的缝,看山,以一种无边界的特殊框景,获得一种独特的观山体验。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建筑的形态如同老房子覆以冠顶,以一种新颜旧面的姿态陪伴在老祠堂旁边。
以新技加固旧屋,循旧法新建如旧。我们通过“以新修旧,如旧补新”的做法,获得了一个在地性和现代性的合体。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二层空间因屋顶的抬高留出缝隙,空间围合感被彻底改变。新屋顶同老墙之间的空隙使得内与外有了更多的互动:祠堂、田园、山峦的景观从不同的方向涌入内部。
有了屋顶的庇护,在二层的公共空间,村民可以从新的视点欣赏村子里熟悉的景观。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举首戴目,在越来越平面化的城市空间里,“通高空间”被教条化,只作为一个物理状态存在,而忽略了共享和交流的人的核心。而在这样一个村子里,因单纯的宗族关系,能够还原最原始的交流场景:穿行于小路上的女子忽闻呼唤,循声望去,喜见躲在层楼之上的闺友。二人一高一低闲谈片刻,路人继续行路,观者依旧观望。
原本平淡的建筑形态,因这次交流获得了一种突破建筑形式的空间关系,完成了一次真正意义上共享交流。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安徽“宀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