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无论是陶潜的‘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还是陆游的‘湖山胜处放翁家,槐柳阴中野径斜’,都娓娓道出了一种山水表皮、诗词艳骨般的自在。
庐为体,境为形,心随茶栖,道在其中。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望庐,自然是望庐山的意思,同时又是庐山下的一小‘庐’,一语双关”。于昭说。
设计师进行了一次关于‘老房子’的考察。位于庐山脚下的旧居便是其中之一,在路旁古樟树的见证下,从驿站到民房,几个世纪的变迁,它如一位老者,默默地对望群山。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于是,设计师对现场进行了‘移植’,借以表达对那些消失的古代村落的怀念。
整个建筑由新旧两个主体构成,旧体是两片墙,中间藏着老房子;新体面向庐山,仿佛三面打开的玻璃盒子。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顺着古驿站驿道的方向平行错开,在冲突对比中产生了时光交错的穿越效果。
就像《园治》一书中所记载的那样:“虽由人作,宛如天成”,随着天气的变化墙外屹立的古树会呈现不同的形态,而这形态也自然会幻化成树影,肆意的洒在雪白平静的墙面上,带来情景淡雅,远离尘嚣之感。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入口是一条白色花岗岩石板拼砌而成小径,直面庐山瀑布。
小径两侧矗立着古驿站曾经的老树,虽然风烛残年却依然挺拔向上。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远处由黑色石块堆砌而成的墙体是这里独一无二的存在,这些取于当地的黑色岩石,与白色墙面相搭配,更加衬托出老树的苍劲。
而在平行的墙体中,一栋木质徽派老宅安然于内,有种雾里开花的朦胧意境,述说着时间,亦饱含新与旧的融合。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文涵万古江山气,道续千年丝竹声’,中国人喜竹,古来有之, 无数人在竹韵里,读到安身立命、处事待人的生活哲学,竹最懂得如何抚慰中国人的心灵。
出于这层原因,于昭在新房子大堂内的天花和接待台都大量采用了竹元素。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大堂吧的一组木制书架,将该区域地面高低差既安全又巧妙的划分开来,同时还增加了各沙发组间的安定感。
老宅内的空间用“屏”来分隔的:“ 将原本阻碍入口的一组雕花屏风,原封不动的拆解下来移到入口左侧墙面作为装饰。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既保留了入口主动线,也让老建筑原本的面貌不失完整。
《后会无期》中说:“听过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诚然,人们习惯了用看热闹的心态俯瞰生活,却忽略了回到内心深处自修,作为设计师,似乎有责任对此进行一些改变。
以一种‘反思式’的存在,再现过往、还原生活,与情感层面拆解重现,为每一个到访者完成一次自我解读。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
Yu Studio新作——庐山下的一小‘庐’精品酒店设计